水癮

抱歉我任性,只會有蒼競

一個看到就忍不住~

鍊鎖

將自己捕獲的獵物最利的獠牙拔下,製成一副獸骨項鍊是苗疆傳統,項鍊是一種證明,證明苗疆男孩的成長,展現自己的實力,而這份證明將分享給自己所愛之人。


在大雪紛飛的夜裡,蒼狼抹去了臉上的血跡,掏出懷裡精緻的小刀,拔下了雪地主人的牙,長牙混著血肉與溫度靜躺在蒼狼凍到失覺的手掌心,不知為何,他想起了競日孤鳴的笑。


可是那牙所製成的項鍊沒能給予那如朝陽般的人,反而伴隨著那驚世駭俗的愛戀,送給了似那夜大雪一般的女孩,埋藏了那段不為人知的愛慕。


在更久的以前,苗王宮一次盛大的生辰祝賀之中,年幼的苗疆王子在大人之間的談笑聲中,顯得侷促不安,但這些害怕都因遠道...

紅色禮物

記得對這人的第一印象,是在孤鳴大宅的一場耶誕晚會,是母親心血來潮舉辦的一場宴會,然而順邊幫一位剛從國外遷居回台的祖宗慶祝,小小的蒼狼穿著紫色毛茸茸的帽子,上頭還有對小小的兔耳朵,是希妲小姐的最愛,那小小的耳朵就躲在母親身後,露出一顆湛藍的眼珠子,直盯著這穿著一件修長的紅色針織外套的陌生人。


「蒼狼,來見見你的祖叔。」母親呼喚著他,並將他拉至那人面前,「這就是我可愛的小侄孫呀,來給祖叔抱抱。」纖細的雙手卻有力牢固地將他抱起,競日孤鳴將孩子抱至懷前,兩人面對面,眼對眼。
小蒼越盯著這人,突然想起前幾日,同學在討論關於聖誕老人的傳說,穿著紅紅的衣服,有著和藹的笑顏,只是這人並無一絲白髮,相反的是...

長短

冬至賀文
只是段子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最早有一人陪他度個這個最短的白日


第一印象是個張燈結綵,宮殿大肆慶祝的節日,祈求保佑、國泰民安,期盼春日早臨,在歡慶的氣氛中,他學會了期待的感受,然而這樣的日子,終結在第九次。


他與另一人度過最多次最長的黑夜


他為那孩子舉辦了或華美或樸實的慶典,口中唸著祈禱孩子的成長,是種討好,也是欺騙,但那樣的興奮始終不假。

同樣的氛圍,同樣的眼神,同樣的感受,卻有著不同的走向。

一手握著一手,如同當年,卻有著不同的情感。

孩子的成長是快的,他自己心裡也在倒數計時,但無論如何,他都會盡快待在他身邊,陪伴他度過這長長短短的日子...

祝小王跟蒼狼出場日快樂~

遠方遠方

競日孤鳴中心
微 #蒼競

遠方、遠方,或許那些到不了的、回不去的,就是遠方…


「單叔,單叔,你可不可以當我父親!」

童顏童語向單夸提出一個請求,希望這位溫和詼諧的老者能完成他的理想藍圖,成為那位缺席已久的家人。

「傻孩子呀,你這是在笑話你單叔我嗎,我都這大把年紀了,怎麼配得上你母親呢?怎麼會突然有這想法呢?」

提出這驚駭的問題的人是單夸的鄰居,一個年幼的孩子,與他母親兩人相依為命。

「因…因為我父親說要去打魔世後就沒有回來了,人家都說我媽媽要撫養我一個人太辛苦了,所以我想…只要我再找一個父親就好了,母親就可以像過往一樣有時間陪我了,而且單叔我覺得你很像我...

匆匆 • 別離

如果過去還值得眷戀 別太快冰釋前嫌

誰甘心就這樣 彼此無掛也無牽

我們要互相虧欠 我們要藕斷絲連

 
—王菲《匆匆那年》


看著空無一室的寢房,蒼越孤鳴的內心也跟著空了,許多的話語一股腦兒得擠上來,但當他們全擠在一起時,反而讓人說不出話來,況且那人也不在了。


是早就知曉的事,明明自己心裡也有數,更何況他們之間已沒有任何承諾,但蒼越孤鳴卻還是賭了,賭他在那人心中是否還有重量,然而他輸了。

當競日孤鳴又再一次的遠走,蒼越孤鳴也不知道要用什麼理由將人留下。


他們之間曾有的一段情,一段曾經純潔無瑕卻經不起考驗的戀情,在這...

昨夜今宵

#蒼競 

做人要飲水思源~
感謝行雨大大賜名~
我會永記這些大恩大德~

溫馨提醒~飲酒請勿過量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不然是幹不了正事的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花好月圓,寧靜和平的夜晚,剛...

歸期05

生日當天,孤鳴大宅舉辦了一場聚會,只邀請了蒼越孤鳴的家人與朋友,有嚴肅不擅言語的父親、溫柔開朗的母親、爽朗熱情的小叔,還有多年來終於肯回家的大伯、沉默寡言的舅舅、以及公司裡十分幫助他的下屬們。


看著大家相聚在一起發自內心聊天談笑,蒼越孤鳴感到十分滿足,他覺得他何其有幸看到他期盼已久的畫面,眼眶不禁微微發熱。


「蒼狼過來看看大家幫你準備的禮物。」希妲雀躍的要兒子來拆禮物。
「這是我跟哥哥一起為你挑的,希望你會喜歡。」蒼狼拆開禮物,是一套深紫色西裝,「母親謝謝我很喜歡,也謝謝舅舅。」希妲一臉開心,夙也微微一笑。


「接下來是叉玀、歲無償、冽風濤、月荒涼的禮物」四人中的發言者叉玀說,「總經...

歸期04

顥穹孤鳴 現今苗疆企業主事者

在三千呎的高空中獨自一人坐在艙房內等待飛機到達目的地,這些公事之間的零碎時間是他能放鬆的珍貴時刻。

或許是年紀大了,顥穹孤鳴最近常回想過往,對那些逝去的情感懷念了起來,他自知自己不是個好父親、好丈夫……好弟弟。

他這個人拙於言辭又蠻橫霸道,但他憑一股執傲撐起了一個龐大的金融帝國,來證明自己的能力,卻也忽略了許多他應該盡的責任。

他的家庭分崩離析。


疲倦爬上眉梢,這幾天他的精神狀況並不好,閉上眼就會出現幻象,希妲絕望的神情,天闕憤怒的臉,兒子膽怯的雙眼,弟弟悲痛的表情,這些幻象一次次在提醒著他那些他最不堪且逃避的事物。


但有一個背影,一個含...